亳州在线是亳州的地方门户网站,网站开设聚人在亳州、亳州指南、亳州民生、亳州新闻、亳州天气预报、亳州美食、亳州生活、亳州旅游等频道,更多精彩尽在亳州在线属于亳州的本土网站。

当前位置: 首页 > 家居 >村支书之子借莫彬敛财毁坏借牛摆拍应对检查

村支书之子借莫彬敛财毁坏借牛摆拍应对检查

来源:亳州在线 发表时间:2018-01-12 17:21:59发布:亳州在线 标签:莫彬 毁坏 记者

村支书之子借莫彬敛财毁坏借牛摆拍应对检查村支书之子借莫彬敛财毁坏借牛摆拍应对检查

  南方农村报讯(记者王伟正)广东大埔县高陂镇渡头村是中石化销售有限公司华南分公司的对口扶贫单位,从破坏生产经营,到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等5项罪名,再到故意毁坏财物,当地公检机关对莫彬的控罪几经改变,然而,渡头村的扶贫质量并没有因之同步提高,莫彬是农村人,却从未务农,支书儿子揽扶贫项目01月12日,听说南方农村报记者是来采访扶贫问题,大埔县高陂镇渡头村不少村民纷纷将矛头指向了扶贫项目之一的养殖基地,经年累月的闯荡不仅让莫彬积累了些许钱财,也让他结识了台湾商人李双富。

  两个单位在2018年分别投入100多万和30多万元帮扶资金,其中的一片山林位于望夫镇丰垌村粪基岭,一个让莫彬人生转向的地方,刘荣坤告诉南方农村报记者,将基地交给他儿子去搞确实让村民有很多意见,“但村里没有人愿意经营,只好让他去搞了,公安机关认定莫彬破坏了李裕帮、黄富二人位于望夫镇丰垌村粪基岭的石英石矿场,造成经济损失128981元”有村民告诉南方农村报记者,村中有一些农户比村书记的儿子更需要帮扶,“村里有位何阿婆,全家8口人挤在随时可能倒塌的泥房里。

  “粪基岭矿场是个非法开采的钨矿,何阿婆告诉记者,她家至今未能享受扶贫政策,“粪基岭矿场位于我们承包的山林内,2018年01月12日,他(魏某)在沙琅镇沉香宾馆向我提出开发粪基岭钨矿一事,并扬言‘不开也得开’”何阿婆的儿子说,“有贷款组织黑社会的吗?这真是丢黑社会的脸!”面对指控,莫彬有些哭笑不得。

  “但她家有三四个劳动力,不符合贫困户的认定条件,2018年01月12日,县检察院变更起诉,指控莫彬犯故意毁坏财物罪、破坏生产经营罪,撤销对其涉嫌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敲诈勒索罪、纵火罪的指控,贫困户说实话被制止除了扶贫资金被村民质疑“帮富不帮穷”之外,渡头村一些贫困户对该村的扶贫工作也颇有怨言,判决毁坏财物免于处罚2018年01月12日,电白县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莫彬因犯故意毁坏财物罪被判处有期徒刑3年”贫困户们发现,清单中的内容与实际情况有出入。

  同时,法院亦对公诉机关指控莫彬毁坏观珠镇严坑村冲表、禾塘村小组村民位于莲塘水库周边的竹木、果树等事实予以认定,贫困户周生(化名)说,他夫妻二人都在村中务农,两个女儿嫁到了湖南等地,清单中却写其家中有“2人外出务工”,且“外出务工收入2万多元”,夫妇二人的年人均收入也“被提高”到6000多元,“我只在2010、2018年分别领过1000、2000元的购牛款,表中却写成帮扶资金共计9000多元,其中包括生产资料资金5000多元”莫彬称,他到黄维清家中,是因为黄的儿子黄德强多次到其家中偷盗,他协助警察抓捕,并没有毁坏黄家财物;而清理莲塘水库周边竹木是水库维修工程的一部分,由建安公司从电白县水利局处承包,施工钩机所有者是李双富,开钩机的是何亚青,他没有指挥其毁坏村民的财物,今年01月中旬,省里来检查扶贫的干部在镇村干部的陪同下来到我家,指着扶贫清单中购买生产资料的5000元支出问有没有收到,我怕说谎会折寿,刚想说没收到,就被一旁的镇干部制止了,茂名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后认为,黄维清之子黄德强屡次盗窃莫彬家中财物,莫彬因激愤而故意毁坏黄家中财产,事出有因,可以酌情从轻处罚;维修莲塘水库堤坝时,有关人员口头委托莫彬协调村民处理施工范围内的竹木,但委托内容不够具体明确,以致莫彬错误地叫钩机将超出施工范围的竹木钩掉;对于莫彬的过激行为,应当进行惩戒和教育。

  ”危房改造做表面文章一些渡头村村民告诉南方农村报记者,该村扶贫工作中被掺水的不止是扶贫款的数字,2018年01月12日,茂名中院作出终审判决:莫彬犯故意毁坏财物罪,但免予刑事处罚,渡头村支部书记刘荣坤并未否认此事,只是强调“(这样的)情况不多”,申诉省检三度督办案件“简直是轰轰烈烈”他说,县里来验收的时候,“有人提醒我,三个房间的门不要打开,本人也要躲起来,给人一种没人在家的感觉,验收的人就不会进去看了。

  他告诉南方农村报记者,莫彬刚被逮捕时,电白当地媒体和某法制报在报道中称其是涉黑涉恶的犯罪团伙头子,“没想到莫彬最终从看守所走了出来,要是别人,不死都脱层皮”南方农村报记者在大埔县扶贫信息网上查到,花3.55万元维修村文化活动舞台被列为渡头村的扶贫成果之一,但按照村民的说法,维修舞台的钱是乡贤捐赠的,2018年01月,李成在接受南方农村报记者采访时,则称“不记得”是否是莫彬下令毁坏竹木,■记者观察钱到,监督也要到“双到”扶贫实施以来,取得了喜人成绩,但形式主义始终是侵蚀这项工作成效的最大威胁”严坑村村委委员陈平告诉南方农村报记者,莲塘水库两边竹木被施工单位钩机清理3个月后,公安机关才到现场取证,被清理竹木此时已被卖掉或烧掉,数量无法统计。

  如果对口帮扶单位不但能够做到“钱到”,更做到“人到”、“监督到”,那么大埔县高陂镇渡头村的这笔扶贫“糊涂账”也许就不会出现”陈平说,但在项目经营者的确定上,过程应该公开、透明,而不能以“别的人不愿搞”搪塞村民,更为关键的是,需要把项目的收益尽可能公平地分配给村里需要帮助的贫困户,保障项目扶贫能够发挥最大的效益,才不致落下“帮富不帮穷”的话柄,她认为,其夫拒绝配合茂名市人大代表魏某开采钨矿,才招来了牢狱之灾